收藏本站 您好,欢迎来到富商工控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行业导航 产品 求购 企业 动态 展会 招聘
分享到:

最凄美的爱情,从来都不是生离死别,而是我爱你,你爱他,他爱她。

东方的神仙不似西方诸神那般,看上谁家姑娘之后,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,直接撩裙子就上。

相比之下,东土就要显得含蓄很多。比如牛郎织女,金莲阿庆、许仙白蛇、山伯英台等等,即便内心爱的深沉,也不会直接将爱说出了,而是选择以物搭线,俗称红娘。

在这样的神话体系里,很难产生特别凄美的爱情故事,无非都是生离死别。《太平广记》里倒是记载了一则爱情故事,说不上特别凄美,却能够让看过它的人,心里堵得慌。

故事的男主人公名叫杨祯,女主名唤西明夫人。

话说大唐开元年间,渭水河畔有一户人家,出了一个进士,名叫杨祯。杨祯这个人平时并没什么爱好,唯好读书。

功名在手、妻妾填屋,杨祯并不曾失了好学之心。然而家住渭水河畔,从来都是最热闹繁华之所,怎么能让他这个好读书的人静下心来?唉!太有钱有时候也会让人苦恼。

有一天,杨祯读书累了,便出门去秋游。不知怎的,就跑到了一处寺院。抬头一看,竟是石瓮寺。此处茂林修竹、清泉石上,甚是幽静,杨祯一眼便看上了此处。

于是,杨祯便给石瓮寺的方丈20两银子,让他在这寺里的文殊院权住几日,以畅叙幽怀。方丈欣然同意。杨祯在文殊院,每日里读书写字,弹琴书画,好不惬意。

大概住了十来天吧,傍晚时分,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姑娘,来到了文殊院门前。此姑娘一袭红衣似火、半点柔情在目;步履未至寒风退,夕阳将下光乍起。绝 色容颜世稍有,姝丽风姿绰约华。

杨祯看到这个姑娘,猛然硬了一下,忽觉不妥,遂沉气于丹田,以静其心。如此天上人间之尤物,看也不是、不看又可惜。无奈之下,将心一横,四目交接之处,杨祯又是一硬。顿觉此生所遇,皆凡人也,唯此女得自上天。

情不自禁、步履难控,一时间竟瘫坐在椅子上。红衣姑娘慢挪莲步,徐徐来到门前。按照大多数的爱情故事那般,姑娘是要唱歌的,杨祯也是心知如此,便等着姑娘开口。

凉风暮起骊山空,长生殿鏁霜叶红。朝来试入华清宫,分明忆得开元中。

这开口跪的歌声,登时令杨祯耳朵怀 孕了,顷刻忘了所有。稍事歇息,杨祯贸然开口问道:“姑娘何许人也?我听此曲空灵之中,略带凄苦,却是为何?”姑娘也不说话,反倒是又唱了一首歌。

金殿不胜秋,月斜石楼冷。谁是相顾人,褰帷吊孤影。

闻此曲,杨祯大惊,这特么分明就是送炮的节奏嘛!于是,连鞋子都顾不得穿,赶紧跑到门口,将姑娘迎于屋内。然后,执子之手,开始闲聊。

经过深入了解,杨祯非常意外的发现,这个姑娘对他非常的了解,竟然能把他八辈祖宗的旧事全都说出来。这就使得杨祯非常好奇姑娘的来历,遂问道:“你特么是鬼吗?怎么对我家的事情这么了解!”

姑娘娓娓回曰:“吾闻魂气升于天,形魄归于地,是无质矣,何鬼之有。”

杨祯刚刚紧起来的菊花,顿时放松了。可是转念一想,又不对劲!这荒山野岭的,哪儿来的花姑娘?其中必有妖孽,于是又问道:“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?长得这么漂亮,我看你是狐狸精转世!”

姑娘邪魅一笑,双目略有火光,轻声说道:“狐狸精这种畜生,全凭媚术靠近男人;只要种了其媚术,则此男必有灾祸。小女子虽不才,却有功德在身,岂能做此等低三下四之狐妖?”

听罢此话,杨祯心想,你丫既不是女鬼,又不是狐狸精,到底是个什么玩意?不会真的是人吧,那样我可是捡了个大便宜啊!男人嘛,怎么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想法?于是,杨祯正襟危坐又问道:“敢问姑娘家住何方?芳龄几何?婚嫁与否?家中几口?”

姑娘答道:帝燧人之苗裔兮,朕皇考曰石棍。始祖有功于万民兮,统丙丁而镇南方。德神农与陶唐氏兮,佐西汉而助刘邦。佛法东进吾国兮,宗十四祖而立身。既魏武帝之灭佛兮,僧悲道痛而吾摧。旋至开元而盛兮,杨妃复吾身于庙堂。吾身既成,立于西幢,帝赐吾命,西明夫人。

杨祯闻此,大惊曰:“原来姑娘乃是燧人氏之火,怪不得初见时有温热之感。”

心生敬仰而邪念即退,再看西明夫人时,只见她:发如琥珀色,瞳中珊瑚红,*如羊脂,纤指如削葱。如此绝妙之人,使得杨祯心如小鹿乱撞,不能罢己。

互道姓名,两人即为朋友。杨祯将西明夫人让于文殊院,闲坐书桌前,开始畅叙幽情。自古而今,言谈甚欢。不知觉,天已大方光亮。

就这样,杨祯与西明夫人似是故人那般,每日晨起相聚,月落而散,风雨无阻。

忽然有一天,已是日上三竿,并没有见到西明夫人。杨祯焦急如百蚁挠心,遂出门寻访。在石瓮寺前一灯幢前,有一纸信笺,上面用朱砂画着一团烈火。打开来看,上面写着一首诗:

妾本山中火,君自闹市来。君来此闲读,妾无夜永驻。
无意扰君梦,常有爱恨生。今我弃君去,切莫添忧愁。

杨祯得此信,悲从中来,遂以头抢地而哭,哭声震于山谷。寺中和尚闻此,急奔至杨祯面前,将其扶起,送至文殊院卧榻,派人知会其家人,并日夜照看杨祯。

家人毕至,方丈将来龙去脉尽皆告诉其母。母大怒曰:“家里美滋滋的婆娘你不享受,来什么和尚庙玩石头,今天我就砸了这个灯幢,看你还特么装不装病!”

于是,杨祯的母亲令家童拿起铁锤,雄赳赳气昂昂走向石瓮寺西面的灯幢,挥锤击之。未几,灯幢化作一滩石子,而东面灯崠亦灭矣。细闻之,隐有哀号。

灯幢既毁,杨祯的病却仍未痊愈。又过月余,竟一命呜呼,杨母甚悲痛,故觅道长一人,来断杨祯之事。

道长曰:此门前之东西而灯幢,原本是一对,有魏武一朝,西边灯幢被毁,旋又立,不复初矣。西幢以有愧于东,故而不能直视。令郎来此,正是西幢欲移情他处矣。令郎不知此中奥秘,故绝恋于此灯幢,命系灯芯。灯幢毁而灯芯灭,令郎命亦绝。

杨母闻此,更是悲痛。自己前途大好的儿子,竟然被一个石女给害死了,岂能不悲?然悲则悲矣,丧子之痛终有始末。遂将杨祯与两灯幢埋于一处,夜有幽幽绿火,常明于杨祯葬身处。

推荐阅读:民间传说:http://www.5tairen.com/minjianchuanshuo/

分享到:
免责声明
1)本信息由“深圳市礼物语科技有限公司”发布,由“深圳市礼物语科技有限公司”负责信息的合法性;
2)本站平台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;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及交易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)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17763949@qq.com,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。
4)《新著作权法草案》第六十九条规定: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网络用户提供存储、搜索或者链接等单纯网络技术服务时,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。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行为的,被侵权人可以书面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,要求其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。